瑟兰雨

【Lucas中心】Winter:In Moscow Or New York(5)

我是总裁

同盟会会长:

斯维特兰诺夫的面试果然落选了,Lucas知道后什么都没表现出来,每天该干什么就干什么。他知道自己缺少了什么,就得自己去找回来。

在老师面前,他一向是羞于表达的学生。并不是说他害羞,而是他没有别的学生那种干劲。所以这次Lucas主动来找老师说话,颇让老师惊喜。他们聊了很多,从巴赫到圣彼得堡的冬宫,他是第一次发现Lucas也是位健谈的人。末了,老师抓住Lucas的手臂,语重心长,在Lucas看来,说:“其实也不一定要进交响乐团才会是你学大提琴的目的,你还年轻,还有很多可能性。不要把将来都抹杀了。”Lucas听后,微笑着拥抱老师。

噢,这孩子可真可爱。老师送走Lucas后拍拍胸口想道。

Lucas没有再背着他的大提琴四处奔跑,他来到莫斯科教堂外的江边,给不停骚扰他问他在哪的Sasha回了条信息后,看着水中教堂的倒影,入神了。

人总是喜欢看倒影中的景色,教堂的倒影荡漾在水波当中,颇像一副油画。Lucas看着那灰蓝的水波,感觉自己就要置身其中,外面一切的杂音都消失,只剩下他自己一个还有教堂还有河水。

大概这样盯了20分钟。他回过神来,想转身看真正的教堂,谁知一转身就差点被吓死了。

“哈……”Lucas还没被吓得大叫,只是有人突然出现在你身后,那人的脸还离你那么近,这心脏不狠狠地停一下那就不正常了。

给Lucas带来惊喜的人显然没有想到,Lucas会突然转过身来。Joe发誓这次真的是偶遇,他只是想站在Lucas身后看Lucas在看什么,然后又发现Lucas的衣服挺好闻的,然后脖子也挺好闻的……

“对不起,我没想到会吓着你的,”Lucas觉得他一瞬间看到puppyeyes了,“我只是想跟你打个招呼。”

Lucas说:“那打招呼也不用……算了,你也喜欢教堂?上次我推荐你的那些CD好听么?”“都挺好听的,我喜欢欢快的圆舞曲。额…Let me guess,大提琴学生?”

“记性不错。既然你猜到了我是干什么的,那你呢?”Lucas反问。

Joe觉得,这气氛跟前几次谈话实在是太不同了,前几次是匆匆结束,这次更加像是休闲的日常。“失礼地问一句,你今天心情似乎不错……”

Lucas哈哈哈地大笑,那声音比平时高昂一些,却还是那么的低沉。“哈哈对啊,你碰巧遇到好心情的我,前几次你来的时机不对。”

Joe整个人都有点郁闷了,前几次他以为是自己弄得Lucas心情不好,但是现在看来又不是因为他。他很在意Lucas是否因为他而不愉快,当然如果能因为他而感到愉悦那就太好了。

“我知道我是有点烦人啦,你那么的……心情不好,我也没看出来,是我活该咯。”
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哈,”这次Lucas笑得更加大声,他是真的被这个人的话加上那闪烁着的puppy eyes给逗乐了,“有一部分是因为你,”听到这句话,Joe的眉毛简直要塌下来了,一只不开心的puppy。“但是很大部分是因为我自己,我大提琴拉得糟透了,这个事实我到前几天才发现,真TM的让人沮丧。”Lucas一下子就把憋屈在自己心里的话,全部告诉了这位偶遇多次的人,可能真的是在陌生人面前更加容易把心理阴影说出来。

Joe看到Lucas几乎是笑着说出这样的话,一下子什么安慰的话都说不出来,他就这样看着Lucas,Lucas看着教堂。

Lucas只是稍稍歪过头来,眼睛还是看着教堂,“你看,那里顶上的花好像都不一样,又好像都一样。”

Joe还是看着Lucas,“是吧,可能雕的人雕到最后手有点累了。”他的眼睛可真好看,鼻子的弧度也好看,好尖。不知道跟我的鼻尖对在一起会有什么触感。

“那他可不敬业了。哈哈不过这样也好看,不同才能造就美。当然美本身就没有定义。”

“美就是各人所见所感,这是我的理解啦。”他的嘴唇好薄,好像一口就能咬住。

Lucas又把视线转向教堂的西侧,他的后脑勺对着Joe。“俄罗斯人都喜欢圆顶,尤其教堂。可能我还是看惯英国的吧,还是比较喜欢英国的教堂。”

“我还没去过英国呢,那里真的就只有土豆泥跟炸薯条?”

Lucas笑得后脑扫上几根翘起的头发都抖了,“Actually,还有炸鱼。炸薯条跟炸鱼都挺好吃的,下次去了我请你吃。”

Joe看着Lucas的脖子,扭得弧度刚刚好,加上莫斯科冬天的光线,可以被画成油画了。而画中的人,有着一头黑色干爽的短发,隐约可见的发尾在白皙纤长的脖子上。黑色的长风衣,穿在他身上还是显宽了那么一点,后领宽得可以看到脖子以下的皮肤了。

Lucas看着教堂,好久都没有听到Joe的答话,就转过头来。Joe也在看教堂。

他刚刚是看Lucas看得入迷了,Lucas可真好看,无论前面后面。现在他偷瞄着Lucas,简直想把微微缩着,把手肘撑在栏杆的上的他紧紧地抱在怀里。

 

他好喜欢这个人。



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抱歉.把你们的总裁写得这么痴汉了.这文应该写不长了.遍不下去了(也就是瞎掰快到极限了.....